• 周六. 2月 27th, 2021

中国的改革使得经济发展走在印度前列,但印度的空间很大”,他说:“印度将来20年的经济发展会很快,对中国是机会。但当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赵小卓围绕中印“洞朗危机”话题对印度当下的外交策略提出诘问时,阿都尔突然急了……。阿都尔,1983年至1985年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进修,现为印度工商联合会(FICCI)驻中国办事处的执行董事。他长期在中国居住和工作,对中国文化和社会有深刻的认识。之后,阿都尔又向在座5位中国发言嘉宾提出一个问题:中国经过30年的快速发展,经济发展到如此地步,中国到底有没有霸权主义思想?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、中国前驻印度外交官刘友法回应说:“允许您外行(指阿都尔是一名商人——环球时报注)提出外行话,如果您是我的同行我不会跟你讲话。”刘友法说,中国建国70多年,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中国刚刚解决脱贫问题,还有三年时间解决全民脱贫问题,不存在已经发达的问题。“中国发展不是要争当世界霸权,中国领导人没有讲过这样的话。刘友法接着说起单边主义和国际法、联合国决议问题,然后反问:“阿都尔,如果我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到你家里,你欢迎吗?”刘友法说:“印度在亚洲称霸不起,中国也称霸不起,经济学家要讲实力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